一个女留学生在美国的七年

  • 2012-07-25
  • 385
  • 0
  • 0

Received a message from a friend this morning:

– it has been 7 years since the flight from shanghai to RDU!

so I replied:

– Yeah, isn’t time flying? 

2003年8月12日,到今天正好来美7周年。对我来说,5年感觉挺短,10年就觉得很长,数字7么,不长不短的,写点东西好像正好。

7年如果看做一个可以移动的框,放在人生的初始,是从襁褓到走进小学,再往后挪挪,是从小姑娘变成大姑娘,再后面就是从离家一天都想家的宅女到只身去北京上学。而现在的这个框是在异国他乡度过的22岁到29岁这段人生最美丽的时光。

在美国这7年,是一场游历,一场冒险,一场人生观的洗礼。从平凡到努力追求光环,到回归平凡。从cultural shock,到适应这里的生活,到reverse cultural shock,到能够在中国美国之间自如地穿行。

有那么多事情看着一头雾水,居然慢慢也能学会,然后做好。有那么坎好像真的过不去了,却也终于安安稳稳全都跨过。也许没有了身边父母的指引,朋友的影响,反而更容易长大,更懂得珍惜。

这何尝不是一种领悟

让我把自己看清楚

谨以此献给过去的7年

谨以此憧憬那未知的将来

2003-2004 第一年

出 国那年赶上美国这边砍research funding,中国SARS爆发,总之offer很少,签证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得难,每天只过有限的几个。当时学校实行封闭制,出个校门要上报到学校 党委,好不容易批准了出去签个证。怕坐地铁,坐公车传染,居然和朋友两人从五道口一路骑车去的大使馆。那天我所见到的那群签证的人里面,一共过了两个,我 和我的朋友。回来的路上,我们一路都在day dreaming美国的生活,就好像那个原本陌生的国家忽然变得那么近了,看得见摸得着了一样。

事实证明,那天的想象和现实差的很远,美国和中国仍然隔着12个小时的时差。

登 陆美利坚的那天,我们12个人,结伴从上海飞往北卡。我小心翼翼得看管着自己的两个158,外加手里一个塞得鼓鼓囊囊的登机箱,因为那时候,这些就是我在 美国赖以生存的全部家档。没有高楼,没有华丽的装修,有的是蓝天白云,红花绿草,和之间那些漂亮的小房子,和想象里的美国挺不一样的。在最初的几周里,忙 碌得穿梭在学校的各个地方,参加各种orientation,吃各种免费饭,自己几乎没有开过火。于是给爸妈男朋友打电话,告诉他们这里的生活真好啊。唯 一遗憾的是英语测试口语和笔试都没过关,被学校要求上英语补习课,要强的我郁闷得哭了两场。

当 最初的新鲜感慢慢淡去,学校开始上课,免费饭活动基本结束之后,生活开始走向美好的反面,无聊和单调渐渐笼罩了我。在北卡没车寸步难行,我没车,有也不会 开,所以出了学校去哪儿都要求人带。带人买菜逛街吃饭的通常是一帮子师兄们,他们问我有没有男朋友,我说有,关系很好,他们就不来带我了。还好我室友比我 聪明,告诉人家男朋友出国前分了,所以师兄们就乐颠乐颠来带她,我就每次也蹭个座。

我 们系里(工程专业)有一半以上是中国人,剩下的也是印度的,南美的,和广大第三世界国家的,英语全都说不利索,所以大家默认只和自己国家的人hang out,用母语说话。我老板是中国人,组里除了一个土耳其小伙,清一色中国人,老板知道大家英语不好,所以要求大家在学校不可以说中文,要用英文交流。中 国人和中国人说英语是一件很变扭的事情,所以我们决定不到万不得已就不说话,大家自顾自埋头做research。上课老师讲的话我能听懂1/3,能猜到1 /3,剩下1/3听不懂,好在班里有美国同学,老师一提问或者让大家提问题,他们就冲上去了堵炮眼了,不用担心会问到我们头上。我们老板上课我都能听懂, 因为他不太说,在黑板上一黑板一黑板得写公式,美国同学全部lost,我们中国学生能follow。Office hour我是不去的,有问题我也问不清楚,有那个空问自己琢磨会儿就明白了。

我 不会做饭,我以为我会,因为我看过我爸做饭,觉得不难。我室友比我放弃的早,她每天早上剁一堆的生菜,一天就吃沙拉。吃沙拉我受不了,吃冷三明治我都反 胃,我是中国胃,在吃了一阵方便面煮蔬菜之后,我决定自己尝试做菜。煮坏了两个汤锅(烧干了)一个炒锅之后,我发现做菜的真理在于xx炒xx,你把一样荤 菜,一样蔬菜放在一起炒,放一点盐,一点糖,一点味精,出来就是一道菜。好像我们同去的一帮人都有差不多的感悟,因为在一段时间之后,我们开始互相邀请吃 饭,或者是一起聚餐,大家的菜都大同小异,不过是不同的xx炒不同的xx,大家都为自己饿不死了而感到很骄傲。我不喜欢买东西,因为买什么都要乘以8,乘 以8之后什么都觉得贵,觉得贵又没钱就有一种心疼的感觉,跟着师姐去过一次mall,和中国衣服一样好看的都比中国贵,和中国衣服一样价钱的,都比中国 差,只有化妆品看着还行,于是买了一支眼霜回来了,送了我一袋子的礼物,受宠若惊。

这 样的日子过了一个学期,老板很喜欢我,因为我听话,学东西又快,而且除了吃饭睡觉,我没什么别的事情干,所以有无数时间给他干research。第一学期 三门专业课,全部都是A,只有英语课得个B,总结一下,考试写公式和数字的哪怕上课听不懂也是A,如果是用英语的,就没戏了。

如 果不是因为她的出现,生活也许就这样平平淡淡过下去,在science的奇妙世界里曲高和寡。她是我们的engineering school 的dean,stanford博士,我佩服她不是因为她research做得好,事实上她好像都不怎么做research了,而是她的优雅,她的言谈,她 的魄力。她让我明白到,在美国,每个人都有机会,但你必须有勇气,敢想敢做,敢表现自己。Perception is reality,如果不能有漂亮的表达,就不能得到别人的尊重,因为别人看不到你,也就看不到你身后的成就。我问自己,你为什么要来美国?如果你来美国就 是为了生活在中国人的圈子里,用中国的方式生活,用中国式的思维处事,用中文和人说话,吃自己做的蹩脚中国菜,蜗居在电脑前推公式写程序读paper,那 么你没有必要来美国,这些事情在中国你完全可以做的更好。If the point of coming to a foreign country is to have the “experience,” then you have to open up to it.

所 以我决定走出我火柴盒一样的生活空间。You can’t fill a cup that is already full。所以第一步是要让自己改变习惯。我鼓励自己用英语去思考,开始很难,因为一不留神想东西就用中文了,但是用中文思考然后翻译成英语说出来,比直 接用英语思考会慢很多,表达会比较生硬。我给自己创造各种各样听和说英语的机会,我去参加学校的,各个系的,本科生的研究生的event,和不同的人聊 天,学到什么就在自己心里默念几遍,然后找一切机会现学现卖,social对于我们来说不单单是学语言,也是学生活,学交际,扩大朋友圈子,很简单的道 理:局限在中国人的圈子里是无法真正体验美国生活的。晚上从办公室回家的路上没有人和我说话,我就自己和自己说,我还给各种customer service 打电话(现在知道很多其实是印度人在接哈,不过那时候就是印度人英语也比我好),和他们argue,和他们询问这个那个的服务,他们的工作就是陪顾客聊 天,所以你说,他们就得陪着,就这么简单。我也去mall和sales聊天,谈话通常从我指着一样东西问what is it开始,然后人家说了以后,我paraphrase,用自己理解重新说一遍,到人家说exactly为止。渐渐的,我体会到用非母语把一件事情说清楚, 把一个观点表述清楚,甚至把一个人说服了,是技巧,更是艺术。这些技巧我用在和老板开会说research上,老板夸我presentation skill很有进步,以前每次老板问个什么,自己心里明明知道,但就着急怎么说都说不清,慢慢地,被问什么都不慌了,想几秒钟,用浅显的方式先把事情说清 楚,对方明白个大概,再加detail,就容易理解了,就好象小波分析一样。

第 二学期除了修三门专业课,我还跑去修了本科生的accounting,MBA的一个consulting课,还有心理系的课,反正我喜欢什么去学什么,我 当我在美国上第二个本科了,呵呵。学校经常请各种各样的人来做seminar,speech,除了学术的,还有很多人文的,一般是吃饭的点,我经常去,连 饭也解决了。我参加研究生学生会,我们系外国学生多,都没啥民主意识,我冲出来volunteer,理所当然就成了我们系代表了,每周在会上要发言说说自 己系里同学的活动心声,回来要和系里同学说说学校有什么机会啥的。因为做了系里的代表,名字就会被抄送来抄送去,系里的老师就都知道我了,觉得我是小学生 头,有什么大事都还告诉我一声啥的,我们dean都定期和我有appointment,聊点这个那个的事情,从我这儿听听学生的声音,我有了更多接触她的 机会,她告诉我了很多她的故事,一步步成功的经历。她说,you can do better than me, if you keep up the good work. 这话我至今记得,也许在于她(美国人很善于赞扬人哈)只是随口一说,对于我却是莫大的鼓励。

当 了代表没几个月,就赶上全国开研究生大会,在DC,作为我们研究生会里少数minority面孔,我就被选中代表学校去开会,以显示我们的 diversity。于是我屁颠屁颠地坐着同去的美国同学的车,来到了DC这个七年后我生活工作的城市,在capital hill上做lobby,挨家的去找senator要求取消研究生stipend的征税,呵呵,在中国,要见个领导有多难,在美国,我第一天上学就见到了 校长,去趟国会山,就见到好多senator,无论政治家们内心有多阴险,他们看上去都好nice,有个senator还让我在他办公室坐着拍了个照,我 给爸妈发回去,差点没轰动了我们半个城市。我和DC一见钟情,喜欢它干净的街道,尤其喜欢national mall一片,爱死了那些博物馆们,那时候脑子里有一闪而过的念头,我以后要到DC来就好了。

天知道呢,也许就是这样一闪念的东西往往在我们潜意识里牵引我们,等我们有一天走到了,忽然发现,原来你心早有所属。

2004-2005 第二年

第 一年的暑假我回国了,老板很不情愿,希望我留下做research,但我坚持,他也没办法。我老板的学生都很听话(系里的中国学生其实都很听话),所以让 他最头大的估计就是我了,我的labmates一般老板说什么就算心里不高兴也不敢吱声,回到lab里又抱怨,我有什么不同意的,我就丁是丁卯是卯和老板 说,谁说得过谁就按谁说的做,被说服了就去做,心里没结很舒服。

再 回到学校的时候,有很多事情变了:我男朋友也来了(巧得很,他也是8月12号来美国的,所以今天也是他的6周年纪念),我的世界一下子就多了很多两个人可 以做的事情,吃饭,逛街,看电影都有乐趣了。我买车了,在挑选了三个月之后,花3000大刀买了一辆7年新的Nissan Altima,花了我当时积蓄的大头,我开车很有天赋,以前没有摸过方向盘,晃晃悠悠在学校停车场学了两次之后,居然就上路了,两个礼拜就拿到了驾照,有 了车世界就大了很多,其实世界就那么大不是吗,只是你能看见多大就觉得它有多大,或者说想看见多大才能看见多大。我当上了中国学生会的主席,颠颠地组织大 家去接新生,去学校要钱然后办活动,因此和学校的很多部门都搞得很熟很熟,其实私立学校都是很有钱的,这些钱来自于学生,所以里面有一块是专门留给学生花 的,你找一个好的理由去要,它就会给你,给你很多,然后你就可以去做点事情,这个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道理在美国其实是民主的一部分,政府花钱也是一样,你 想少交一分钱税是很难的,比你想个办法去申请笔funding要难。这些经历让我懂得了,在美国,有很多很多这样那样的机会,但它们不会砸到你头上,而是 得你去争取,你得告诉别人你想要,如果有好几个人要,你就要告诉别人为什么应该给你而不是别人,为什么你的想法更值得被fund,任何事情,如果有 competition,就要敢挺身而出,捍卫自己的想法,hold your position,否则就算事实上事情做得比人家好几倍,还是会输。有一次我看到一个在夏威夷开的东西方交流的会议,觉得自己可以去讲讲在学生会做的如何 推动中美文化交流的事情,从投稿被录取,然后去学校pitch travel funds支持我去开会,最后成行,我再次体会到了,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关键是想不想做,怎么去做的问题。我没申请过research grant,但想必万事都是相通的,道理应该也差不多。

第 二年在research上遇到了一些瓶颈。我不太喜欢我老板给我的题目。我的老板是属于很nice一类的,很典型的中国学者,聪明(博士读了两年半就毕业 了),努力(拿到tenure以前是7点来lab,11点走),但是不是一个好的business man,不善于sell ideas,不善于言谈,所以纵然学术很强,也受人欺负。所以他对学生的要求也一样,希望大家勤能补拙,表达的缺陷用加倍的学术水平来弥补。这点上,我心 里并不赞同。我本来research就很一般,比中国同学差,比美国同学好点,如果再来个做8分,只能讲出4分,就彻底没竞争力了。我知道我跟着我这 nice的老板估计肯定是朽木一块了,所以我决定自救。我们那学校的EE一般,但是BME很强,我对医学的东西也比较感兴趣,我和老板说我想做医学应用, 老板回答,我没钱。我见过有人读到一半转系的,有人转老板的,有人被老板派去和别的系一起做项目的,但我没见过学生自己去找合作项目搞钱的,不过我想试试 也无妨,美国没什么不可能的。所以我就去BME系找老师。我去学他们的原理,然后sell我的算法,告诉他们我的东西可以给他们带来什么好处,还真的让我 在一个全国有名的组里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应用,对方同意教我数据采集,用他们几百万的机器做实验,然后用我的算法处理数据,于是两个老板就用我的idea写 了个proposal,很快拿到funding,我就开始做我想做的事情了。然后我又想反正我也在BME做research了,不如拿个BME的MS,有 此想法跑到grad school一问,回答说理论上可以,但是如果想不交学费,必须EE的老板同意,EE的系主任同意,BME的老板同意,BME的系主任同意,再加研究生院 院长同意,被告知难度比较大,至今还没有先例。我发现我的中国式思维真的开始变了,以前我会想一件没有先例的事情多半也做不成,做不成不如不要去做。而那 时候我却想,如果一件事情没有先例,那么我就可以放手一搏,做不成无所谓,大不了就还是没有先例,做成了我就是第一个了。无数的persuading,无 数次地defend自己的想法,当我最终拿到五个人的签字的时候,觉得太有成就感了。

和 我的EE老板不一样,我的BME老板是一个很好的sales man,美国人,很聪明,他数学物理计算机医学都懂一点,都不精通,组里有很多postdoc甚至phd比他强,但之所以他是大老板完全在于他的管理能力 和表达能力,你和他说个东西,他很快能明白,然后用华丽而浅显的方式再表述出来的时候,你会惊叹,原来我的idea是那么brilliant。所以我决心 向我的EE老板学治学,向我的BME老板学academic sales,取长补短。

我 身边学理工科的学生大多很专一,每天想的就是research,大家平时见个面,三句又说到research上,好像别的就没什么可说的了。我比较喜欢折 腾,坐不太住,一个礼拜做一件事情会疯掉的那种(其实这也注定我不是做research的料)。所以我就满世界的找事做,除了去参加各种社团活动之外,我 就跑各处去上课,我在business school,medical school,law school都上过课,反正PHD学生多选课是不要钱的。bschool和law school的课和engineering的课很不一样,很多reading,很多课堂讨论,每个人都suppose要发言,要take participation,相比之下对表达的要求比engineering school更高。开始是不适应的,憋半天把答案在心里说了好几遍才敢举手,慢慢也就习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其实那些classmates说的仔细想想 也实在是很平常的东西,人家自己觉得很brilliant,说出来就中气十足的,我也有我自己unique的想法,说出来就完了。business school那个老师特别喜欢我,秋季学期上完课的之后,问我愿不愿意做春季课的TA,于是我又颠颠得给MBA做了一学期TA。工程系的PHD跑去 Bschool做TA,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又是史无前例。

2005-2006 第三年

在 这里不得不说说我的男朋友,爱折腾如我,他总是一如既往的支持,做得好就表扬我,做得不好就提醒我,失败了鼓励我,被人批评了他顶我。他本来是要本科学校 读博的,我走了之后几个月,他思前想后还是quit了,然后申请出来和我在一起。现在想想,两个人在一起真的是最重要的事情,如果我们做很多了不起的事 情,没有对方在身边分享,那也没有什么意思。

第 三年搬家住进了house,在一个single family house的neighborhood里,有一个小院子。我是一个完美主义者,做什么事情都要努力找最佳契合点,买东西要买好的,但又不能贵,我们住的 house拿到了一个特别好的deal,2000多sf,只收$450一个月,包水电utility,比住apartment环境好很多,却反而便宜,房 东的条件只是要我们定期割下院子的草,等于house sitting,对我们来说,割个草有什么难的,当是去趟gym了。都说中国人经常讨价还价,其实在美国才真的是什么都可以negotiate,买家具, 买床垫,找任何的服务,租房子,在mall里买个skincare送礼物,全部都是可以negotiate的,只要你有砝码就可以谈。而 negotiate的关键不是在于你知道你要什么,而是在于你知道对方可以接受什么。任何时候,if you think in his shoes, you will find the best deal for yourself. 尽管你始终是在关心自己的gain和loss,但话到嘴边,讲得一定是对方的gain和loss。这个事情当我多年后上negotiation课的时候, 惊叹当年我实践得出的经验与真知如此接近。男朋友不是一个好的negotiator,但是找deal巨牛,所以我们算是很好的搭档。虽然stipend不 高,虽然我们东西买的都不差,saving却涨得挺快的。

经 过两年孜孜不倦得英语训练,开始有人见面夸我your english is really good了。我颇开心了一阵,后来我想了想不对,其实这只能说明我的英语对方能听懂,但是同时对方很轻易就能听出来我是外国人,所以才会自然得夸英语好, 什么时候听见美国人夸另一个美国人英语好来着。于是我对自己说,你还有很长路要走呢。英语有三个境 界,vocabulary,pronouciation,intonation,刚来时候结结巴巴不知道怎么说,颠来倒去那几个词,那是 vocabulary问题,我的pronouciation还可以,所以要提高就要在intonation上下功夫。这个东西,无他,唯手熟尔。留意别人 说话的语调,然后模仿,这个和我小时候练书法一样,开始就是临摹,到你写100遍的时候,提起笔来就可以写自己的style了。

第 三年的research做得没什么波澜,第二年末就顺顺利利把master给拿到了,第三年春天又把prelim做了。我已经慢慢变得喜欢写东西,喜欢 presentation了,写程序我写不过我的labmate,但是答辩我要强点,我们系里有几个老师对中国学生不太友好,原因是觉得中国学生的 presentation太差,听不懂,所以他们就喜欢答辩时候问问题来challenge你,我们系学生请committee member都绕着走。我就喜欢去惹这些tough的人,比较有挑战性,如果一场答辩是因为你的committee放你一马而过的,那过了又有什么意思。 我答辩完了,我的committee member总是会和我老板说,嗯,你这个学生不错,所以我老板每次都很高兴。

PHD 的定义是你毕业之后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做research的,约定俗成有两条路,academia或者industry,我们系毕业去academia的 很少,一般都是那几个美国学生,国际学生因为这个那个的原因,多半都是去industry。我两个老板都很想我去做faculty,中国老板觉得我表达很 好(相比于中国学生),美国老板觉得我学术不错(相比于美国学生),其实我知道我都是三脚猫,为人师表,有点惭愧。另外,有件事情基本让我把 academia的门关上了。我老板让我写过一篇paper,是第一年时候做的一个东西,实话实说,我觉得没什么东西,事实证明,也是peer review批评比较多,我和老板说,要不算了,这玩意就算有发明也是点皮毛啦,没做什么实际的贡献。老板听我一说upset了,他指着他那满书架的 IEEE杂志,说你看看这一堆东西里面有几个是真正的revoluntion,多数的文章就是在灌水。这件事情对我影响很大,一个人不需要做什么惊天动地 的大事,但是对自己做的事情必须有认同感,如果做学术的自己都觉得自己在灌水,理由是身边大多数人也是在灌水,那么我不明白我为什么要去做它。

所 以academia就被我否决了,剩下industry觉得可以去试试,毕竟industry做的比较实用,哪怕技术上讲不怎么惊天动地,能带来真实的产 品提高或者成本降低,也算是有意义的事情。于是第三年的暑假就联系了行业里的三强之一S公司的研究中心去实习。这个研究中心在NJ靠近Princeton 的地方,环境很好,第一个礼拜做得挺有味道的,因为在公司做research和在学校做还是挺不一样的,而且我C不好,公司实现都要用C,所以开始还颇觉 得有挑战性。但没过多久那种无聊的感觉又来了,每天完成工作真正需要的时间只要2-4小时不等,也就是说一天有一半时间是荒废掉的,无论是等程序运行,上 网闲逛,还是和同事聊天,哗啦时间就过去了。郁闷的我后来只能每天去gym消磨时间,3个月intern减了30磅下来(这个收获真不小)。这个site 的另外一个问题是中国人印度人太多,做事方式还是中国那一套,我们组manager是中国人,人很nice,但是英语表达实在很抱歉,所以他能不说英文就 不说,组里反正基本是中国人。大家平时也基本说中文,中午大家都带饭,然后热了在一个大multipurpose room里一起吃,吃饭的时候中国人和中国人做,印度人和印度人做,剩下的欧洲同事就和欧洲同事一堆。大家在一起吃饭就说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或者讨论一下 bbs上的哪个坑,在要不就是说research,反正这个site后来是把MITBBS屏蔽掉的,员工上班不能上,可见这地方有多中国圈。我觉得这个工 作的pay很对得起所付出的劳动,但是那些正式员工告诉我,相比于别的公司的Research Center,这里是算比较累的,而且在high tech领域,尤其研究中心,外籍的比例就会很高。这个挺打击我的,也就是说如果在industry工作,就要准备好过这样的生活,轻松,高薪,但是封 闭,没盼头,还要deal with亚洲人特有的办公室政治(有话开会不说,底下斗得厉害,对上面言听计从,对下面就压,下面做得好就像take credit)。我现在很庆幸我去做了这个intern,这是体验生活的最好方法,有时候理性得去看待一些书面的材料,比如薪 水,location,career path等等,都是抽象的,不如深入其中,闭上眼睛,follow your heart去体会:这是我未来10年想做的事情,想呆的地方吗?intern完之后,我的答案已经很清楚了。平心而论,我知道这个地方是很多人梦寐以求想 去的,工资高,地方好,做的东西还算是比较有意思的,maybe it’s just my cup of tea. Maybe industry overall is just not my cup of tea.

2006-2007 第四年

从 S intern回来,得到一个噩耗,老板说我们那个项目到期,本来是自动要续的,funding cut,明年5月到期,老板说,要么找点别的东西做,要么就快点做,争取5月毕业。从说这句话开始到5月,还有8个月的时间。如果我要毕业,就意味着要在 8个月里把prelim propose的那堆东西做完,要写论文,要准备答辩,然后还要找到工作,不是任何一份工作(找一份应该对我不太难),而是一份合适的工作,然后要搞定工 作签证问题(否则身份就有问题了)。老板说你可以试试,但我strongly doubt你能做到,如果你做得到,那么你是一个superwoman(这些是老板原话)。老板说此话不是没有根据,那时候funding cut不单单是我的项目,组里别的同事也都差不多处境,老板通知他们的时候,他们一般已经prelim一段时间了,但是即便如此,on average,他们的毕业时间是一年半到两半(after notice),而且有些最后还是老板去帮求情committee放一马过得,毕竟这个过程有很多困难,很多未知因素,delay是很正常的事情。我对做 超女不感兴趣,但是我不想好好的去修改research topic,很有可能又要做自己不想做的东西,而且能早毕业是件好事,我老板25岁拿到博士,我没那么牛,但是26岁至少应该试一试。funding cut不是我能左右的事情,但是8个月毕业这件事情成不成不在天,在我。我有控制权的事情,我就应该去做到它。

Committement is nothing without a good planing. 有想法没行动=白日做梦。把所有要做的事情都详细列出,把所有可能的困难都想一遍,具体的timeline,并且想好fall back plan,虽然事情很多,但是如果我把每一天当一天用,还是可以做得很轻松的,我甚至还安排了thanksgiving去cruise,然后春节回国过年 (正好写论文)。有了计划事情忽然就简单了,因为我只需要按计划做就是了。research是按部就班的,自己多和老板们交流,确认每一步都是on the right track就行了。找工作相比就太需要主动了,尤其是在决定了不去做faculty,而且犹豫还去不去industry之后,一时间基本咩有头绪我到底要 去干什么,去了一些career center的活动,找一些alumni咨询,看各种论坛,慢慢就有点想法,觉得做management consulting还挺好的,尤其M大公司有个APD program,专门招advanced degree的,所以就投了些简历,很快就有一些回音,收到M的第一轮面试通知,表现不错,进了第二轮,我们学校当时进第二轮的有那么7-8个人,我和另 外一个中国人之外,其余都是美国人,大家就组织了个case study group,分享资源,一起练习什么的。大家一来两去的都成了很好的朋友。第一和第二轮面试之间,M给很长时间,目的恐怕就是让你去练习,对半路出家的 PHD学生来说,case study是新事物,而consulting的一个重要能力就是快速的学习和消化东西,所以这个break应该是测试的一部分。consulting还是 很适合我爱折腾的性格的。其实早在来美国之前,我在申请PHD的同时也申请了MBA,有admission,但是我读不起,当时并不知道本科毕业也可以申 请law school,不过即使申了,结果也一样读不起,读大学开始我就已经不再向父母要钱,学费用每年的奖学金cover,生活费就靠家教和做翻译,出国上学这 点上也是早就决定要自食其力的。在美国,professional school的模式就是先砸钱,然后用高回报的收入来还债。我没有钱,所以我只能用时间来换,PHD的一个好处了,除了学东西拿学位,还不用付学费,还有 生活费。人生都是在建筑砝码,如果你开始就有钱,钱就很多时候是你的砝码,或者可以给你买来砝码,如果你咩有钱,你就要想办法把你有的一枚曲别针去换一座 大house,这个过程需要时间,但是你走快点,detour也不见得就比直线距离慢。总之,人么,只能work with what you have,找一个最好的solution出来,问心无愧就好了。

Thanksgiving cruise一趟回来之后,就去M第二轮面试了。这里插句,其实cruise有很多deal的,找对时间地点很值得经常去,很relaxing,又能认识 很多人,cruise ship上有世界各地各种经历的人,老人偏多,聊聊听听他们一辈子的故事其实很有启发,运气好如果有遇到特别谈得来的,又有很好connection的 人,也许就给你带来意想不到的机遇,这个思路,和Wendy Deng姐姐的想法好像异曲同工,只不过Wendy赌的大,用自己做砝码,我们是纯粹玩带碰碰运气,no pressure。M的面试被我blow off了,如果没有,也许现在还真在做consulting。面试是三个case study,两个做的非常好,有一个interviewer都说我一定会推荐你,希望以后有机会和你一起做project了,但是我砸在了另一个case 上,面试的是一个associate principal还是partner级别的人,印度裔的,case本身没有问题,我很快想到了好的framework,开始给他讲,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 板着脸,很不高兴的样子,然后打断我,问一些很奇怪的问题,我怎么讲他好像就是不明白,很明显他不喜欢我,十分钟之后,我有点乱了,我有种感觉我完蛋了, 越是这么想就越着急,后来就都不记得开始自己的思路了,越讲越没信心,对他的问题实在抵挡不住了。面试之后,我收到了这个人的一个电话,他告诉我,我的其 它表现都特别好,另两个interviewer都recommend了我,但是我咩有通过他特殊的测试,他说在M,在consulting行业,当一个年 轻的consultant被派出去做项目的时候,经常会遇到来此客户内部的抵触,资深的主任们为什么要听一个小孩bullshit,他们会 challenge你,有时甚至你的solution很完美,他们的问题很无耻,所以他就模拟了这样一个场面给我,看我如何来处理。It’s part of the test, and I blowed it. 我的朋友谁也没有遇到类似的测试,但是我觉得无论是因为什么原因让他决定这样测试我,他都有一个很好的理由这么做,而我也确实没做好,所以对此我输的心服 口服。我的中国朋友表现很好,最后拿到了M的offer,现在已经辞职回中国做企业内部的策略经理了,我非常看好他的。

对 于M的一个梦忽然中止了,不管它有多适合自己,有多少的遗憾,有些事情错过了就咩有回头。从M回来,我沮丧了一段日子,我曾经离终点那么近,现在又回到起 点。M之前基本上只在学校网站上投了投简历,M之后才把简历往外发。一个偶然的机会,看到mit的career center网页上有PHD jobs outside academia,讲到这个option,说有律所在一定情况下会破例招收有PHD的人去做知识产权法的工作,然后sponsor去law school。我当时眼前一亮的感觉。其实我最想要的是一份工作可以用上我整个的skill set,我是怎么样一个人呢?我首先是一个工科PHD,我不是科研人才,但是我热爱技术,并有很好的技术背景,其次我喜欢和人打交道,喜欢表达,喜欢接触 新的事物,新的挑战,最后我喜欢写东西,我高中想读文科,我们老师校长和我急了,说浪费了我理科的好料,高考我又想以理科生身份报考新闻系(有些学校可以 的),但是后来报送理工科学校,想读文科的想法再次泡汤。呵呵,人生的一些想法有时候暂时不实现,它也会在你心底深处一直藏着,在合适的时候,会有什么东 西再次触动它,然后你发现其实你从来没有忘记过,也许这才是你真正想要的。所以我就拿了一份top IP law firm的list,一个一个去人家网站上用最笨的办法投简历。那时候离毕业走人还有4-5个月,而且12月一般大家都过节基本hiring都停止的,所 以我为了保险,也申请了一些industry job,作为backup,我申的基本上都是每个行业的TOP几个,各种职业圈子都投了一些简历,包括第一是技术类的,行业里有三大,G,S,P,还有一 些和我研究沾边的图像处理的公司,另外是几个软件公司,反正研究每天也是在推公式,编程序,不过投的公司都是我知道名字的,了解的大公司,所以范围虽然 大,一共也就10几个。

投 完简历我就回国过年了。回国前一天,我收到了一个电话,没有任何预兆的,打到我的手机上,我还没反应过来,对方就开始一直说,我只听到是一个law firm,然后对方就问我为什么要申请它们之类,这就是传说中的电话面试吧,可怜我连她是谁都没听清,我说什么好呢,于是只能胡说,结果可想而知,自己都 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对方最后只说了句thanks for your time,就挂了,连再联系都没说一句。晚上回家,我查了电话号码,我的天哪,原来是NO. 1的IP律所F啊。第二天早上,在芝加哥转机,有一个小时的时间,我心里一直好懊恼自己错过了这样的一个机会,我不甘心,我又一次想起了M的经历,也许 out of nowhere的电话本身就是一种测试,我应该再努力一下。于是我拨通了对方的电话,我很坦诚得告诉对方,我昨天咩有听清她的名字,所以如果那是一个面试 的话,我肯定fail的很惨,但是如果她愿意再给我10分钟,我一定会让她改变她对我的看法。so she did, and I managed to impress her. 我下飞机回到家,就已经收到了她的email,她说她没有遇到过一个candidate,在如此差的表现之后还有勇气打电话给她要second chance,并且成功说服她的,所以F邀请我去onsite。我觉得M给我的伤痕在那一刻被抚平了。

过 年过得很开心,虽然我每年都和男朋友回国,但是回去过年还是第一次,我之所以坚持在毕业之前回家,是因为知道夏天可能会有因为某些签证啊什么的因素而不能 回家,我在渐渐得融入美国的生活,但我从来都没放弃过中国我的根,我有太多东西和中国分不开,以后不管做什么,中国背景都将是我的一个asset,而不是 缺陷,所以我冒着被check的危险年年回国,体会和适应国内的变化,和朋友们吃饭聊天,最重要的是陪父母外婆尽孝心。在家的日子,除了写论文,就是电话 面试,投了二十几家律所,拿到13个电话面试,投的10几个industry工作,拿到4个电话面试,鉴于我投简历并不是知道有opening才投,是我 觉得喜欢的公司才投,所以这个面试比例还算比较高。17个电话面试,除了有一个law firm明确说不给申请H1B,我就withdraw了之外,其余都拿到了onsite,因为2月底才回去,而H1b那年形势看紧,一定要4月1号前递上 去,所以面试全部密密麻麻安排在3月份。第一个面试就是F,虽然我对law基本没概念,但是通过那么多的电话面试,和那么多人聊了之后也对它有了个基本概 念,我们的dean告诉我,没有人能真的什么都懂,但是人和人的差别不是谁懂得多,而是谁学得快,她说她和很人谈的之前是不知道他们说的东西的,但是谈话 的过程就是她学习的过程,谈完她可以去和别的人绘声绘色的说的像一个专家。我用了同样的策略,现学现卖,而且要卖的如同你对此已经很熟悉,了然于胸的样 子,这个事情并不难,只需要三样东西,超强的自信心,超快的理解能力,和超好的表达技巧,其中没有一样是可以短时间内获得的,我多年的折腾paid off。面试F后第二天的早上,我在行业大头P的lobby室里等待面试的时候,收到了F recruiting partner的电话,告诉我欢迎我加盟F。有了F的offer在手,面试更放松,所以表现就越来越好,无论是law interview,还是technical interview,做presentation,都一次又一次超越自己,每一个面试基本上hiring manager/partner都会在第二或者第三天给我打电话告诉我给offer,我的每一天就是面试,然后接offer电话,家里男朋友会告诉我某某 的书面offer寄到了。

在 拿到全部12个law firm offer和2个技术公司offer之后,我决定withdraw剩下的两个技术公司面试,分别是G和S,G的manager给我打了好几次电话,想说服 我去面试,他说他还没见过G给了面试自己不去的。我觉得没有必要再面试下去了,我应该已经很清楚自己要什么了。随后我就拒绝了两个技术公司的 offer,P的manager也很惊讶,马上给我打电话,说如果是因为薪酬问题,他可以加一万的工资,一万的sign on bonus,另外一个K的manager跟我说,他连我去干什么都想好了。我告诉他们能够得到他们如此的器重,我真的感到非常非常的幸运。在筛选了一下之 后,我留下了四个law firm做最后的比较,有专门做IP的,也有general practice的,它们都很友好,派专门的associate甚至partner给我打电话,来回答我的问题,并且争取我。有一家texas based IP firm叫S & P,他们NJ和NC的办公室都想要我去,在NJ面试后,那个partner还专门开着他的宝马去看million dollar house,跟我说,one of them could be yours in a few years,后来又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让我接受他们的offer,有一天,我还收到了这个所得second naming partner P的留言,说欢迎我去,我还没来得及回电话谢谢,第二天,first naming partner S又给我来电话。还有一个firm的partner再三和我说在我最后决定之前,一定一定要给他打电话,他会做最后努力。这些的这些都在我意料之外,让我 受宠若惊,也许是当时经济很好,大家都很想招人,也许是我的skill set正好是人家想要的:phd,EE+BME,Chinese,Japanese等等,再也许就是我真的被什么幸运星砸到了。空中飞人的三月在于我的人 生,在于我事业的起点都实在too good to be true了。我老板都和我说,为什么对别人很难的事情,对你都那么容易?

当 我有很多offer可以选的时候,我才发现那几千甚至上万薪酬的差别有时候并不是最重要的因素,这是一个影响到很久将来的决定,money is good, but it’s just a means not an end. 综合考虑了很多,决定follow the heart去自己一直想去的DC,挑了面试的时候环境和人给我感觉最好的F,离男朋友也近一点。终于在3月31号下午把H1B的申请扔出去了。长长叹一个 气,可以准备5月初答辩了。

人 不能期望一路顺风,有好事,太好的事情,可能马上就会有坎坷。果然不出所料,committee member接连出状况,有人生病了,不能来参加答辩了,有人时间上有conflict,所以要换人,要继续协调,答辩这个事情,如果你能把 committee请到一块,估计都花一半力气。临时换人是很难的,还好系里有那些绕着走的教授,总算给我请到两个,我和我老板说的时候,他脸都绿了,说 你请这两个那么tough的,到时候我照不了你,你好自为之。终于把答辩定在了6月初的一天。2007年是第一次H1B申请多到要抽签的,紧张得等到4月 中,终于得知advanced degree的还没满,不用抽,终于放心。但是等啊等,很多人都批准了,我还没动静,直到5月底的某一天,收到移民律师电话,说我的申请被退回来了,我被 错误的放进了要抽签的category,又幸运地没抽上,这样的概率大概是几万分之一,被我遇上了,也许这就是好事多磨。虽然这事可能让我所有的努力前功 尽弃,所有的计划都要重来,但是我自认这个事情不在我的控制之内。如果我可以做什么我一定会去做,如果我什么也做不了,我就接受,然后move on。后来在我工作几个月后,终于appeal成功,拿到了H1B。

答 辩那天,知道这也许是我最后一次technical presentation讲自己的东西,所以我格外用心,依依不舍,答辩完了之后一个绕着走的教授和我老板说:我终于知道为什么law firm要她了。这个教授说他当年也很想去law school来着,没去成,所以至今不能释怀。

3 年零10个月,除去每年回国的时间,4个月intern的时间,大概是3年多一点的样子,拿了一个PHD,一个外系的MS,修了80几个学分的课,做了一 年中国学生会主席,三年研究生院代表,带着M给我的教训,和之后那些offer给我的信心,我离开了校园。I have no complains.

2007-2008 第五年

工 作和在学校的时候还是挺不一样的,我们所没有什么training,一下子就把我放到第一线做事情,其实law firm这种partner带associate的形式,本身就是由于law practice是一个经验活,就是得边做边学。F是vault上best firm to work for,当初选它就是因为考虑人的因素,大家都很团结,一起做事,我有不懂,很多人都愿意牺牲自己的时间来帮助我,律师是做billable的,上一天 班,如果不是做billable的工作,那么就等于没上班,所以他们能够来帮我真的是很让人感动。开始什么都不懂,要靠不断学习人家的work来改进,也 要靠在不断做的过程中来熟悉每个领域,每天都在take in无数的信息,技术也好,法律也好,都是新的。晚上下班就逛逛街,和朋友吃吃饭,周末就去hiking,去逛博物馆。

上 班的同时,也开始准备9月的LSAT考试。一年前我都无法想象自己会去读law school,而且还是免费去的。读PHD的时候,去law school听过一个课,那时候觉得law离自己好远啊,那些忙忙碌碌的law student和我简直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当初看legallyblond的时候,就觉得好喜欢那个女主人公啊,也喜欢她的男朋友。转眼自己也在往这路上 走了,虽然晚是晚了点,人生的路真是不好说。

世 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自从离开学校开始,我就仿佛在没路的地方走路,读PHD的时候,虽然我比较爱折腾,做了一些别人不care去做的事 情,但总体上讲还是遵循着一个每个PHD都要完成的计划,qualification exam,prelim,defense,找工作,在不同的阶段都可以找到很多前人的经验,也有很多同级的人可以一起讨论。但是工作之后,只有不断地有朋 友或者学弟学妹来问我这条路怎么走,没有人来领着我走这路了。工作上,即使同事很nice,他们也无法真正体会一个外国人做美国法律会遇到什么样的困惑, 甚至连OPT期间不用交SSN和medical care这个事情,我都要自己花半天时间去研究IRS的pub,然后去说服我们HR的人我是对的。申请学校上,中国人读JD的总体不是很多,大部分是国内 法学本科毕业出来读LLM的,或者是LLM后来转JD的,所以他们的经验很难借鉴,而很多美国学生的申请论坛,也不会告诉你怎么去搞中国的成绩单之类的事 情,总之,being somewhere in the middle, you are on your own。每次遇到困难,我只能鼓励自己,leaders almost always have to travel on a road that is never or less traveled, and that’s why they are the leaders.

我 是一个相当不善于标准化考试的人,每一次标准化考试我都要靠别的途径去弥补,我上大学的时候是保送的,所以成功得规避了高考,出国的时候GRE和托福都很 一般,只能在PS等申请材料上下功夫,我老板招我是因为他被我的PS打动(是老板后来亲口告诉我的),当我再一次面对LSAT这个最难的标准化考试的时 候,我依然不能逃脱这样的宿命。law school的申请还不像grad school,录取的大头是看LSAT和本科成绩,而对外国学生(本科不在美国念的)来说,本科成绩也基本不看,所以说到底就要看LSAT。如果LSAT 考接近满分,那么几乎申请交张白纸就可以拿到admission了。用我后来学校的招生办主任的话说,申请是跨门槛,好的LSAT会把你垫高很多,在其他 方面你一般就可以跨过门槛了,反之,并不是你没有机会,只是说你要用别的把这个落下的高度补回来。可惜我是后一种,注定了要拼尽全力去够的那种。我的PS 写了五稿,推荐信拿了6封,好在无论以前的导师还是现在的老板们都对我印象不错,所以每封推荐信都写得很有分量。我在工作中给一个很难please的 partner干活,每一个人都警告我这个partner有多tough,听了很多horrible story,然而以前的经验告诉我,tough的人只是有更高的标准,如果你能达到这个标准,那么他会比别人更赏识和信任你,于是我就默默的努力,当我服 务的客户不断地去这个partner那里夸我的时候,partner亲自给我打电话,告诉我他很满意。他得知我要申请law school,就主动说帮我写推荐信,并且还去说服了我们所最资深的partner给我写。我们的这个资深partner于是把推荐信直接写到了我想申请 的法学院的院长那里(他们都是很好的朋友),他说,我虽然没有和这个年轻人有过很深接触,但是我们所最苛刻的partner告诉我一定要把她推荐给你们, 所以我确信这个年轻人一定不简单。就这样,我以比较底的LSAT,拿到了DC周围最好的两个法学院的admission。有的时候,go above and beyond,自己把标准定的高一些,勇于去接受比别人更大的挑战,也许一时显得很傻,但以后一个不经意的场合却会帮你一个很大的忙。我感到如此幸运,不 是因为不劳而获,而是因为努力终有回报。

拿 到admission那天正好是情人节,是一个星期三,中午收到信,兴奋得给男朋友打电话报喜,他接电话好像身边特别吵,当时太高兴也没在意。晚上回到 家,看见他居然站在我家门口等我,我的天,他大老远从北卡开过来了,要知道他上个周末刚来看我,周日晚上回去的,这大周三的他又来了。他做这种偷偷默默的 事情是有前科的。我博士答辩那天,他原本是在马里兰做intern的,晚上答辩完了我就一个人跑去逛mall,看电影,我给他打电话,他还和我说不好意思 啊这么重要的日子你只能一个人过了,我说没关系的你也有你重要的事情在忙,他还问我打算什么时候电影,等到到电影院门口,看到这个人居然在那里拿着盒 Godiva巧克力朝我笑呢,原来他早就偷偷跑回来了,陪我看了个电影,第二天天没亮又走了赶去上班。这次他又是开那么老远为了给我送情人节礼物,一根 Tiffany的项链,可惜我都不知道他要来,晚上去哪儿都没座了,最后只能买了两块cheesecake factory的蛋糕,然后跑回家给他炒了两个菜吃,第二天早上他又回北卡了。这是我第一件T家的首饰,也是以后很多很多T的开始。每个女生都爱礼物,不 过在我看来,再好的礼物,都及不上一个懂得浪漫,懂得珍惜你的男人。

工 作的第一年,生活上倒是没有什么太大改变,仍然是租房子住,每个周末不是我回北卡,就是他来DC,我们俩开长途的能力都变得巨牛。薪水一下子涨了很多,但 是消费习惯不会一下子改变,学生时的观念还是会多少滞留一段时间,偶尔去逛逛Tysons的两个mall,还是觉得贵,去leesburg的 outlet,感觉东西买的下手的才比较多。我一直以来都崇尚高质量但节俭的生活,我不去买很差的东西,如果一样东西是因为质量差而便宜,这个钱省得就没 有价值。

我 的第一辆车在服务了我3年,陪伴我从东岸的最北面到最南面整整一个来回之后,罢工了。男朋友怂恿我用全款买了辆可爱的MINI COOPER,手动的。我不会开手动车,我男朋友也不会,问了几个朋友,说女生千万别开手动车,学不会的,但我男朋友说,如果我以后想开保时捷法拉利这样 的好车,都是手动的爽,开自动的没有感觉的,这话对我很有激励作用,我就买了辆手动车。MINI是没有库存的,买车要先订,付了钱等着,卖价价钱比 MSRP一般要高。在等待MINI的一个月里,男朋友先去找北卡的朋友学手动车,然后等MINI到了,他带我去晃晃悠悠一路熄火10几次开回家,然后用周 末来看我的时间教我开,我就拿着一个新车学。开手动车就和游泳一样,开始要想着每一步,还可能手忙脚乱的,但是熟了之后,就成为本能,不用想就能做出动 作。这辈子如果肯定要学的事情还是早点学,学会了就是你的了,忘也忘不了。这样我就开着我的小MINI,day dreaming着开保时捷法拉利的将来。

2008-2009 第六年

第 五年的周年纪念是在Glacier国家公园度过的,那天在最后的Glacier附近遇到了grizzly。在完成了超过billable requirement的工作量的20%之后,partner们逼着我去take vacation了,我在denver机场还在给一个partner发一点最后的东西,结果人家回信:go back to your vacation。每一个人都告诉我,full time law firm work+part time law school = HELL,所以要抓紧最后狂欢的时间来善待自己。我比较低估形势,因为本科和PHD之前,都有过类似的warning,说有多tough,但我走过来,实 在没觉到什么压力,所以这一次我也就以为又是一场“狼来了”的虚惊,觉得半个月渡假应该能够让我撑过1L了。如果现在有人问我,读JD之前应该做什么,我 会告诉你,赶紧把婚结了,孩子生了,房子买了,该装修的都装修了,该置办的都置办了,然后什么都不要想了,每天花8个小时工作,5个小时上学,剩下的时间 除了你吃饭和communite的时间,就是你睡觉的时间。

我 的JD生涯在我懵懵懂懂中开始了。Orientation第一天,系主任说,look to your left, look to your right, and remember these people, because a year from now, one of you three will disappear from this class. 此话出自经典law school movie: the paper chase。可见在law school,1L的竞争是白日化的,JD三年就是这样的,第一年拼命的学,第二年拼命的面试,第三年拼命的玩。JD学生最后的Offer通常是第二年暑 假summer intern的地方给的,而summer intern是第二年刚开始就申请的,用的是1L的GPA。照理说,我有工作,没有必要也没有资本去拼命,可是我念书不是只为拿一个学位,如果在这个过程 中不能真正的学到东西,那么拿一个证书没有意思。

law 的学习方法和engineering很不一样,每天的reading assignment多,然后到课堂上基本上是讨论这些读过的材料,上课要看发言,既有自己举手,也有on call,所以说白了是自学为主,老师点拨为辅,考试是考实际应用,全部是open book,不需要背任何东西,但又绝对要对内容烂熟于心。law和science的最大不同是science我们总是在追求正确答案,如果不能证明它正 确,就去证明它错误,没有“可能”,没有“模棱两可”。但是law没有正确答案,law的nature决定了任何事情都可以argument from both sides,作为一个律师,无论是原告还是被告找你代理,你都要从浩瀚的法典和案例里去寻找支持你客户的论据。我觉得辩论这个事情真的是很有趣,你要用层 层铺垫去说明为什么你是正确的,对方是错误的,而且这些观点要以第三方能够接受的方式来表达,因为最后评判输赢的是这个第三方。这也是为什么总统议员多半 是律师出身,debate和上庭make argument所用技巧大同小异。有argument,就有counter argument,所以在用任何一个argument的时候,都要去预期对方的counter argument,然后准备好如何来反驳这个counter argument。law student必看的一本书叫做getting to maybe,从工程师的mindset到一个律师的mindset,就是要把一个非黑即白的世界变浑沌了,然后练就一身你说他是黑他就是黑,你说他是白他 就是白的本领。

我 觉得我很幸运,我的同学忙忙碌碌多半是为了找一份工作,而我忙忙碌碌是为了学我感兴趣的东西,相比之下,I get to enjoy law school more. 人的发展是有一些特定轨迹的,沿着别人的轨迹走往往事半功倍,而你本身又在加深这条轨迹,久而久之,这些轨迹因为如此的深,使得人觉得非这么走就不行了, 反而禁锢了思维,比如PHD就应该去找教职,不找教职就找公司研发,比如JD就是要第一年拿个好成绩然后去拿一个好的summer intern。我经常听我身边的同学朋友说,我读PHD,因为I have no choice,我读完PHD,找不到教职我就得做postdoc,因为I have no choice,我要申请绿卡,因为没有绿卡就找不到工作,就不能转行,就不能回国,I have no choice。Well,我总是和自己说,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you always have a choice. If you do something, it’s better what you choose to do. 如果做postdoc是一个大计划的一部分,then go for it and it’s a great choice,如果只是因为觉得非如此不可,那么事情不管做的成做不成,都不会有成就感。我的Torts老师在最后一堂课,和我们说了她拿了 Economics PHD,后来又去法学院,毕业了决定不考bar,而做law school processor的经历,她对我们说,不要觉得因为你做之前做了什么,之后就一定要做什么,你只做你想做的事情,为此你可能付出别人无法想象的努力,遭 遇别人的不理解,遇到别人遇不到的困难,但是,hey, it feels so good when you did it。她临走前,在黑板上写下五个字送给我们,DO WHAT MAKES YOU HAPPY,为此我热泪盈眶。我觉得自己一直以来不妥协不放弃,坚持去做自己有认同感的事情,无论多么难,都努力去披荆斩棘,为的就是这几个字吧。

这 个世界上没有超人,然而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地方,关键在于懂得自己独特的地方,然后寻找自己的perfect niche。我喜欢读人物传记,读人物传记不是为了读完说,wow,这人真厉害,然后go on with my own crappy life,读人物传记也不是为了看牛人是怎么做的,然后跟着去follow,没有一种成功可以复制,只有struggle to success的方法和心境可以借鉴。牛人们有一个共同的特定,就是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了自己的perfect niche。无论是谁,22岁之前的经历都大同小异,无非是上学,当然每个人家庭环境不同,感悟会有所不一样,这之后人和人的差别就会很大,Jack Welch,一个普通的化工PHD,在GE一步一步成长成了掌门人,奥巴马同学,law school毕业,去law firm,然后又辞职去教constitutional law,去从政。他们的出众之处是在走当下这一步的时候已经想好了下一步要做什么,他们知道每一步是如何fit in a big plan,and before all of these, they knew at the very beginning who they are and what the big plan is。只有自己主宰自己要走的路,不随波逐流,才能到自己想到地方。Do what makes you happy, and enjoy it,其实就那么简单。

IP law 对于我,现在看来还是一个不错的niche。工程的PHD学位为我在起步阶段赢得了客户的信任和无数珍贵的机会,一个小associate,刚开始 practise的时候最难的就是表现自己和获得机会,consider legal profession是一个靠经验吃饭的行业,开始能获得什么机会,就直接决定了你能学到什么和你用多块的时间达到同样的高度。因为patent law是基于技术的,而且通常是cutting edge的技术,所以有些案子很自然会要求很强很专业的技术背景,当时有一个litigation案子,正好firm里就我懂这个技术,那个 partner就像找到救命稻草一样找到我,在engage客户的阶段就involve我,把我放到第一线去见客户,跟他去做presentation, 后来客户因为看到我真的很懂这个技术,把原本想给另一个firm的这个案子给了我们,partner专门来我办公室和我说 congratulations,做成这样的事情,真的很有成就感,而且在这个过程中我学到了别人学不到的宝贵经验。还是那句话,生活is all about砝码,要努力获得砝码,也要懂得运用砝码。

除 了技术背景之外,我的中国背景和语言优势也给我带来了很多机会。在美国有很多华人,每一个华人的梦想都是能够做一些bridging中美文化贸易技术等等 的事情,希望自己中西方兼容的背景成为自己的优势,然而这样的工作很少,或者说这样的机会在entry level很少。但是在law firm,语言和外国背景绝对是一个plus。我们有不少asian的客户,firm都喜欢让我们这些亚洲面孔去impress客户,通常也确实是亚洲人 更能理解亚洲人的思维模式,交流更有效。同时,F和很多firm一样,一直在探索中国市场,以前在日本和台湾的成功经历使得firm都很重视中国,作为下 一个strategic market,这一年,F在上海开了中国办公室,需要有人经常得去中国做rotating attorney,我就报名了,很幸运的成为这个team里唯一一个没有过bar的成员。此后,我每年都会在中国工作一段时间,在中国期间,有比在美国更 多的机会,直接去面对和engage客户,和firm里最senior的partner们一起travel,hang out,最近距离的学习他们的一些skill。在中国和美国之间穿梭,在美国improve自己的practice,上law school,在中国improve自己的client development/management的能力,keep up with the network I built in the past 20 years,还能和爸妈在一起生活一段时间,尽尽孝心,觉得与我心中想做的事情很契合。

我 们还没有绿卡,但是我这个人很不喜欢生活的局限性,我对自己说,what the hell,该去哪儿我还是去哪儿,想做什么我还是去做,与其因为一个身份问题而放弃某些机会,我宁愿冒险。事实上,我们去过很多地方,护照上有无数个签 证,除了我PHD第一年回家被check了一下(其实主要是check我老板),之后签证都一帆风顺,我们去加勒比cruise,去以色列出差,去中国 rotation,都签证,上海签证处的人都认识我了,每次去聊两句就过了,反正我是签证的老油条了。可见有些事情是纸老虎,你越把它当回事,它越挡着 你,反而让你失去了很多属于你的机会。经常看到幸苦等绿卡的故事,觉得等拿到绿卡,我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了,而事实是,大多数人,拿到绿卡,生活没有任何 改变,反而白白等了好多年。机遇是给准备好的人,不是给拥有一张纸的人,这个和拿学位是一样的,学位有时候可能是必要条件,但不是充分条件,不是拿到 PHD学位就一定有教授当,不是拿到JD就一定可以进big law,nothing is guranteed,能不能做还是看自己。我经常告诫自己,人最大的敌人是自己。

2008 年的秋天,男朋友也从北卡毕业了,在DC找到工作,搬过来团聚了,我们终于结束了DC-NC的commute生涯,开始考虑我们在一起的事情,弹指一挥, 我们俩已经在一起8年了,出国前觉得自己都还小,现在在国外风雨同舟,不觉间就27了。在家庭上,我们真的是落后分子,但是我们也有我们自己的想法,成家 就要有家的感觉,寄人篱下的日子不像家的样子,而且结婚是一辈子的纪念,还是想搞的好一点,给自己一个回忆。念PHD的时候,身边有很多人回国登记一下就 算结婚了,挤在租来的apartment里抚育宝宝,去参加过几个朋友的婚礼,基本上就是请大家吃个饭,这都很正常,学生时代大家经济都不宽裕,没有什么 随心所欲的资本。也许就是从那个时候起,我们俩心照不宣的觉得应该在自己有了能力之后再去make committment,当然,这个观点我现在还不确定是不是对的。anyway,我们就这么拖着到了27岁,2008年底,我俩看了看自己的存款和收 入,觉得经济上够做这些想做的事情了。于是2008年底,我们开始在DC周围看房子,买房子这个过程相当费时间,我们做了不少research,尽量避免 很多first time home buyer常犯的错误,比如开始和agent说budget的时候我们先给了一个比真正budget低25%的数字,因为看得过程中总是会因为这个那个的 原因而overbudget,房子总是越贵的看着越好嘛,所以我们开始说50万,然后慢慢涨点涨点,最后找到了一个很好的neighborhood,房子 floorplan也满意,只有一任屋主,房子结构和maintain的都不错,唯一缺点是里面的装修是original的,有点老了,最后价值80多万 的房子以70万买到。比较有意思的是,买房子的过程用到了很多1L law school学到的东西,比如property, contract,甚至torts,我们agent和closing attorney都说,看不出来,你第一次买房子,知道的倒是不少。拿到钥匙那天,心里那个美啊,自从出国之后,我们都没有拿家里的一分钱,父母为我们操 心一辈子,如果那么大年纪了还不能自立,实在太失败了。从2003年带着5000个美刀,三个箱子登陆美利坚,六年后居然完全靠自己的努力在美利坚的土地 上成为有产阶级了,说实话,我感到很骄傲。

2009-2010 第七年

有 了house,不管你需不需要工作,不管你有没有嫁人,你都是house wife,里里外外比住租来的房子多操好多心。我家装修比较老,就需要一点一点update,现在已经把厨房整个翻了重新做了,接下来要做 bathroom,地毯也都换成了hardwood floor,另外,因为我们是从1 BR apartment搬进这个大house,家具连一个房间都塞不满,所以又折腾去北卡买家具,一个一个房间的furnish起来。这每一件事情,都付出了 无数的心血,都是我一个project,从什么都不懂,到成为expert,把事情做好,经历了太多过程中的痛苦和成功后的喜悦。我做什么事都不喜欢拖 着,做什么都不喜欢半途而废,做什么都要做到最好,我是完美主义者,我做一个project就尽力做好,然后take a moment to celebrate,然后就move on到下一个。厨房装修的帖子在华人家居版上,有兴趣的mm可以翻一翻。

做 事情从不懂到懂是一个很正常的过程,如果总是重复在做自己懂得事情,只能说明在原地踏步,呵呵。做一件事情,我总是事前向很多人请教,听大家的经验和建 议,但是我从来不跟从别人的想法和做法,我把它们作为砖头来建我自己的城堡,我的做法必然是融入了我自己想法,有我自己特点的,我只做我喜欢的东西,但是 别人的经验真的可以让自己少走很多的弯路。我发现我做什么事情基本上都是以比我大五六岁甚至十岁的人为目标,20岁的人不能去和50岁的人比成功,环境机 遇人生的积累都大不相同,但是可以试着去超越时间,beat your age,读PHD那会儿大家毕业的平均年龄是30岁吧,所以我赚了4年的光阴,同进firm的人,一般会在2年后开始读法学院,我用了一年,所以又赚了一 年,我28岁买房子settle down,开始资本的积累,比我身边的朋友好像也早一些。

几 年的law firm 工作,加上law school,加上要take care of房子,我慢慢意识到了人生最重要的是时间,是quality time,钱不过是获得quality time的一个途径,不是唯一途径。quality time有很多成分,生活的质量是一部分,事业上的成功感是一部分,家庭是一部分,万事都是在寻找一个平衡。我做事的方式,价值观都因此而在改变,我们不 能改变一天只有24小时的事实,但怎么样来过好,过得有效率,过得开心,全部都在于自己。

2009 年8月12日,是我从上海rotation回来那天,也是来美6年纪念日,男朋友把一枚大大的T钻戒递到了我面前。这个男人等那么久,原来是要等自己攒够 三个月的工资去给我买戒指,真够傻的。这下我又有了一个新的project,就是准备婚礼,儿女的婚礼也是父母的梦想,所以我们决定借回去 rotation的机会在中国办两场婚礼,然后美国再办一场,给家人也给自己最好的回忆。现在中国的两个婚礼已经办好了,9月5号是我的美国婚礼,这也是 我现在正在做的事情。

写 到这里,把我这7年都差不多唐完了。之所以要写出来,完全因为这是给我自己的一个纪念。看看7年前的我和7年后的我,我不知道再过7年我会在做什么,又会 有什么样的感想。The beauty of life is in its uncertainties。我对未来非常非常的期待。

评论

还没有任何评论,你来说两句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