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学的艺术

  • 2011-03-22
  • 460
  • 0
  • 0

捷克大教育家夸美纽斯《大教学论》的开篇题记说“教学是把一切事物交给一切人们的全部艺术”,明确地提出教学是一门艺术的论断。
法国大作家雨果说过:科学是我们,艺术是我。
我们可以说,教育是我们,艺术(方法)是我。
自古至今,教育的艺术走着一条有始无终的漫长之旅。从孔夫子“因材施教”、苏格拉底的“助产术”,到当代美国的问题法、中国的研究性学习,教育艺术正一步步走向完善。
“教育儿童的主要技巧是把儿童应做的事业也都变成游戏似的”(洛克)这种教育艺术显现为高超的技巧,却包藏着师者技巧以外的全部底蕴,像山里人参,让人看到的是绿叶红花,而其内藏的地下根茎才弥足珍贵。
若问,教育艺术是什么?
著名的教育艺术家李燕杰说“教育(学)艺术是铸魂育人的大智大慧。”换言之,教育艺术乃是教育过程中的魅力和磁性。
教育艺术充满无穷的魅力,艺术的教学蕴藏着无比的伟力。教学科学从教育艺术得到财富,教学艺术从教学科学中获取价值。教师应该是教育艺术家与诗人。
如此的教学艺术,在中国的高师名家的教学活动中几乎俯拾即是。
厦门音乐学校一位教师讲王维《鹿柴》一诗,在范读“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返景入深林,复照青苔上”诗文前,播出《天堂鸟》美妙乐曲,只听得一首排箫低幽奏起,三两声鸟鸣戛然潜入,让学生感悟有声更显无声的反衬之妙。
北京名师王晋堂任某中学高一(2)班班主任时,在校运动会上,该班以微弱优势超过了云集多名校体育明星的高一(1)班而夺得冠军。运动会后第一节课,王晋堂进高一(1)班上课时,学生敲桌子、跺脚、乱吵以此表示报复和挑衅。王晋堂走上讲台,理解得环顾一张张严肃的脸,全身心地上完这节课。临下课的一分钟,他就运动会讲了三句话。说完第一句话“场上是对手,场下是朋友”,他看到所有的学生都在倾听。说完第二句话“胜者有弱点,负者有长处”,他看到那位特不服输的军体委员在轻轻点头。说完第三句话“胜负是暂时的,友谊是长存的”,他听到全班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那位军体委员还喊了一声:“王老师,咱们永远是朋友!”风乍起,波已平。三句话,一辈子;浅实如土,深邃似海……
教育艺术闪烁在教育过程的每一个环节,无论导入、过渡、激发、诱思、点拨、应变、收尾……像星光,如火焰,似热流,总能给生命以爱的抚摸、美的投影与力的激荡,留下永恒的清新、隽永与静美。
那么什么是教育艺术的真谛?
教育艺术的头筹,是引导学生轻松愉快地走入兴趣之门。有了兴趣,才拥有成长成才的钥匙。
教育艺术的表象,是推出让学生心驰神往的学与教之法。有了方法,才有达到彼岸的希望。
教育艺术的核心,是炼造学生主动地自教自学的习惯。有了习惯,才有了人格诞生的土壤。
教育艺术的追求,是在教育行动中构建“这一个”的鲜明风格。有了风格,才耸起了个性崛起的峰峦。
教育艺术的成因,是在科研的快车道上的反思。有了科研中的反思,才走得出短视与平庸的泥淖。
教育艺术的根基,是对事业对学子深深的爱。有了爱,才有情感与情感的特快传递,和心灵与心灵的迅速呼应。
(作者系著名作家,教育专家,原辽宁铁岭市教委副主任)
来源:《教师博览》2011年第3期 作者:傅东缨

评论

还没有任何评论,你来说两句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