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教书可以重来

  • 2011-03-23
  • 539
  • 1
  • 0

现在,回想讲台的岁月,觉得自己做不好,也做不远。今晚在想,如果教书可以从来,我将如何面对十几年的时光?

      大学毕业的时候,我不会在就业大军潮中去寻找名校应聘,看着名师和权威们以怀疑的目光打量着我。我会在农村的一个学校,一个有山有水的地方,依然象深山的竹笋一样自由自在的生长。我知道在名校能受到严格的思维和技能的训练,但是我更喜欢倾听自己内心的声音,自己最原始的教学理念。名师们往往在一瞬间,把我的朴素和真诚,甚至是创造的欲望,用他们的经验和理论颠覆。我还是青年,我需要在没有完全社会化前,让自己的生命有自由的空间,哪怕有些许弯路,哪怕是偶尔的错误。

      在教书的前三年,我会认认真真研读教材,我会背诵教材的每个字,会把教学参考书一遍一遍地默写。我不盲从权威,但我知道,理解作者的意图是教书的根本。我绝不到处听课,绝不以艳羡的目光注视在各种公开场合讲话的人,他们带来一些理论的同时,也会给我思想的毒药,经验的圈套。我绝不过早地去参加比赛,论文、教学设计或优质课,因为我知道我还没有积淀,我需要在文字中有自己的思想,而不是虚伪的包装。我需要在课堂中有自己的声音,它能穿透学生的心灵,也能惊艳听课的芸芸众生。

      我想在教书的第五年,自己有一段休闲的时光。两个月或半年。我需要整理自己的思想,然后联系各个名校到名师的课堂听课。我想看看特级教师的特别之处,我想倾听名师们的独到见解,我会一个人在喧嚣的公开课堂的角落,审视着有很多人一起包装出来的优质课,在内心审判、比较或嘲笑。我会注意评课的人的课堂价值观和他们的标准,我会打量着作秀的意图和成效,我会看着评委的取向和态度,这样居高临下的欣赏让我的心灵更强势,让我的即将的宣言更有俯瞰的意义。

       教书的第七八年,我会以集束炸弹的力量,发表自己的论文,上着自己喜欢而人家又不能模仿的课。我会在默默无闻的学校以学生出乎意料的成绩诠释自己的教学理念,让那些名校打电话邀请我的加盟。这样我既过了多年自在的生活,又与他们站在统一起跑线上。然后是课题,然后是专著,然后是我的大学讲台,向青春才俊们宣讲自己的教学梦想。我不想蹉跎岁月,也不想在各种各样的会议中耗尽自己的光阴,我只想在教书生涯做好自己的事情,享受着不富裕却自由的幸福时光。我知道教书的职业,不会让你丰富,却能让你自由。

       十年后,我将开始不会生气。面对我的学生、同事和领导,我会审美地看着他们,看着他们的成绩,看着他们的错误,看着他们的表演。在这个舞台上,丑角可以很美。没有什么绝对的善人,也没有什么绝对的恶人,只有生而平等的人。

       十五年以后,我知道自己累了。我得停留脚步歇歇了。文字工作开始成为生活中重要的事情。我热爱文字,教师应该热爱文字,在文字中开始让心灵娱乐,在自然中享受旖旎的时光。

       二十年后,我会想活着是多美好的事情。还有这么多的学生听着老去的我在上课。我会以感恩的心面对课堂的里里外外。然后是欣赏,是回味这个美好的世界。

       再以后的事情就不再讲了,我想宿命是我们最佳的结局。其实教书挺好的,其实一切的职业都是挺好的,在这个世界我们能笑着走着,还有永远年轻的学生陪着,还有什么奢求的呢?

作者:温州中学 陈作棉

评论

  • 艾晨回复

    懂得反思的人才会进步,这样才会推进文化进步

发表评论